外卖O2O三巨头: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该如何抗衡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4:39:06

来源 |砍柴网

编辑 |陈伊歆 


眼界观点

现如今,百度外卖、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已被视为“外卖界三巨头”,但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市场,能够始终提供让消费者满意的优质服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本文从六个方面进行考量,梳理出这三个外卖平台的发展现状和实力分布。“外卖”之路道阻且长,仍需要更多的摸索和发现。



安全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在这个问题上,栽跟头最大的,正是一直以来具有野蛮扩张风格的饿了么。今年央视315后除了大批淘汰问题商家,饿了么还宣布自己要开展“明厨亮灶”直播工程,最新版APP也刚刚加上这个功能。6月7日,饿了么三大创始人张旭豪、康嘉、张雪峰走进YY直播间与网友互动,十分抓人眼球。


这符合饿了么一贯高调做事风格的举措,其实别家早有类似动作——美团外卖3月下旬也宣布和腾讯公司旗下的QQ物联合作,开始直播外卖后厨,只是动静没有饿了么那么响,名头没有搞得那么大,吸睛度也就没有那么高。


两家平台靠群众的火眼金睛来监管食品安全的方式,作秀痕迹明显,能不能真正提升安全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食品生产每一个环节的监管到位,是大多数小白用户们再拉近距离也难以看透彻的。


不过据消息称,饿了么正在筹建公司一级食品安全部门,全权、独立负责全平台的食品安全监管事务,与上海交通大学陆伯勋食品安全研究中心合作对公司进行食品安全培训、产品审核以及设置入网标准等,这些举措如果都能落在实处,那么饿了么就能走在几大平台的前面。


另一方面,品牌商户的入驻量直接关系到外卖食品的品质,美团外卖因为强有力的地推,占据了更多的商户,总量大所以品牌商户的量也大,但更多的是小型商户,饿了么也类似,百度外卖聚集品牌商家的数目比较高,在食品品质方面比较好把控。


但三家却都有一个原罪没有解决,那就是外卖平台的资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有条款规定:从事食品生产、食品流通、餐饮服务,应当依法取得食品生产许可、食品流通许可、餐饮服务许可。而大部分外卖O2O企业经营范围是技术,并无餐饮相关配送业务。也就是说,建立了自己的物流团队的几大平台,均不具有食品配送资质。


对无照配送这个事实,监管部门没有给出明确说法,目前看来,外卖O2O自配只要不引起市场冲突、不引发食品安全事件,就会一时太平。自律成为唯一控制时,三家平台都没有明显优势。


速度

“外卖的核心就是即时配送。”饿了么CEO张旭豪把配送的时效放在首位,也是最早把第三方众包配送引入的平台。饿了么去年4月推出蜂鸟配送系统,事实上可以看做是一个代理兼众包物流管理系统,帮助配送员自动获取任务订单,以抢单方式优化配送,众包送货方式的确可以提高送货上门速度,但配送员不容易被管理,反倒会降低了效率。


之后三家平台都开始做配送员追踪的服务,但并不能根本减少派送时间,配送速度仍然是用户吐槽最多的,不仅不可能达到美国外送服务品牌Sprig、SpoonRocket的7分钟内送达,即使半小时送达,在高峰期都是一种奢望。


百度外卖却因为有了百度这个技术大佬的支撑,走到了对手前面。除了自建物流配送团队的模式,百度外卖协同了百度地图和云技术优势来做互联网外卖。大家都知道,百度的LBS定位技术是目前市场中最精准的,可以追踪到米一级的定位,百度外卖骑士依仗着LBS精准定位下的合理调度来完成大量日常配送工作,在拍单量和速度上都有优势。


目前来看在众包模式下,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还没有拿出有效举措来提升送餐速度,对配送员的管理和调度会是一个解决方向。但由于订餐时间集中与配送人力不足的矛盾暂时无法根本解决,百度外卖虽有优势但也并不明显。


品质感

外卖O2O的品质感,最主要来自于食物本身和配送服务两块。在商户越来越同质化的情况下,配送服务就成了三大平台交锋的主战场。


什么是配送服务的品质感?今年4月份上映的电影《梦想合伙人》中有一个生动的诠释。片中经营奢侈品网购平台的姚晨对员工们布道:要让网购奢侈品送到用户手上那一刻,能有在奢侈品店里的那种尊贵感。


放在外卖O2O的场景里,配送服务能不能让用户感受到像在餐厅用餐般的惬意?哪家外卖服务能让消费者获得超出预期的惊喜感?


饿了么的蜂鸟配送平台本质上还是第三方配送,自营配送团队“风行者”人数只有3000左右,主要服务饿了么品牌馆客户,所以在总体的品质感上还是难以做起来。有饿了么的用户这样点评:“有些配送员太帅了,身材又好,穿着短袖都看得到腹肌……但别第二天又给我一个猥琐大叔啊!”,外卖平台之间为抢占市场而补贴配送员,大量人员涌入众包配送平台,水准参差是必然的,但这却会严重影响用户体验。


美团外卖在去年12月7日宣布推出的“美团众包”,形成了与饿了么类似的自营+代理+众包三位一体的物流模式,也面临了同样问题。


而百度外卖从一开始就自建自营物流团队“百度骑士”,还执行了一个有趣的“骑士评级体系”,根据骑士的工作业绩和用户评价,将骑士分为了7个等级,最高等级“神骑士”每一单都会多得补贴。这种激励机制让骑士们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在送餐时更加注重服务质量,从用户的角度,这个骑士带来的安心感和新鲜感都是优于其他平台的。


支付

在外卖的产业链条里,商户、物流和支付可以说是钢筋水泥,是外卖O2O绕不过的坎。在快速发展一年多的时间里,三大平台对商户的选择和准入都有了规范,物流配送方面也建立了自营配送与众包相结合的基本模式,唯独支付这一块,自己话语权最少,大多全部依靠第三方支付平台如支付、支付宝等。


而美团开始搞起了“美团支付”,打破了这个局面,美团外卖也率先应用起自家的支付系统。


微信支付、支付宝从诞生起就被不断质疑和挑事儿,外卖平台自造支付系统,更是吉凶未卜。6月23日,美团旗下美团团购、美团外卖、猫眼电影等13款App同时被从App Store下架,有人猜测或因美团支付于今年2月上线3天后遭律师实名举报,称其在未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情况下无证经营网络支付结算业务。


但无论前方多么艰难,自建支付系统仍是外卖平台要打通的一个重大环节。百度外卖早已加入百度钱包这个自家支付工具自不必说,饿了么还没有动向,美团在O2O市场获得稳固地位让它有余力去做这件事,为的是摆脱支付宝、微信支付的限制,并与百度钱包抗衡。对于天然带有各种支付场景的美团来说这是当务之急,所以美团也在补贴用户使用自己的支付产品,可能又会成为O2O补贴烧钱的一个渠道。


O2O品类扩张

最初,因为满足高峰需求的配送队伍在其他时段会出现大量闲置,三家外卖O2O平台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拓展即时消费场景。而尝试后大家却发现,果蔬生鲜、鲜花、超市便利店等新品类不仅可以增强平台黏性,还能创造更多的价值。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5月,饿了么平台每天水果品类的交易额达到300万元,而鲜花、药品等非餐饮品类也加入到新的争夺战中;饿了么还开始为消费者提供从早餐、正餐到下午茶、夜宵等全时段的服务。百度外卖则开始自建生态,打造全品类一站式服务平台,美团外卖更是从去年年底就提出“全品类配送”的概念——新的icon袋鼠,就寓意“袋子大、囊括物品多、跑得快”,目前加入的新品类涉及超市、水果、甜品饮品和药品。


餐饮O2O未来的破局很可能就是这样,横向做“最后一公里”,从单一外卖配送到整合各种配送资源。但全品类是一个伪命题,三家都不能做到涵盖所有,目前来看饿了么从用餐时段的维度涵盖的范围更广,但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因为背后有美团和百度糯米,在协同作战上有一定优势。


BAT靠山

饿了么早在2009年就在外卖上开垦疆域,2013年,美团外卖上线;一个月后,阿里发布移动餐饮服务平台淘点点;2014年5月20日,百度外卖上线,巨头们的纷纷进场,外卖O2O战火遍地,并且最终都向BAT靠拢。


这其中的爱恨情仇十分精彩。


追溯到2011年,美团正在百团大战中苦熬,资金链紧张,阿里为其领投了B轮的5000万美元融资,美团才渡过难关。可就在2015年末,美团和阿里老冤家、腾讯系的大众点评“联姻”,阿里不得不退出,彻底和美团分手。中间百度入局,BAT格局初现。


之后,阿里为了遏制腾讯、百度O2O的图谋,以12.5亿美元饿了么。


其实美团也曾找过饿了么。美团一开始并没有要自己做外卖,选择收购饿了么时其还并不强大。但张旭豪不但没有接受,还被逼出了雄心,发狠要做到最大才不会被淘汰。后来还是选择了阿里作为靠山。


相对于百度外卖本来就是百度亲儿子,饿了么背后站着阿里,美团外卖有腾讯撑腰,三大平台对应BAT站好队,正式开始持久战。


在选靠山这个层面,没有谁是最优。百度外卖充分利用了百度的技术优势,物流配送方面都后劲儿十足,并且主打品质路线,积累头部商户数量都受到百度本身品牌的积极影响;美团外卖在“新美大”的体系当中,获得生活服务O2O领域全方位的支持;阿里重金打造的口碑外卖则和饿了么深度融合,未来还会在阿里所擅长的方面进行合作。


通过上述所有对比能够看到,无论是保障食品安全、提高配送效率,还是改善售后服务、优化用户体验,每一方事实上都没有绝对的优势。何况在外卖O2O三大平台旷日持久的战斗中,不仅要眼观“六路”,还要耳听“八方”,这六个方面并不能涵盖它们应对市场变化、资本角力所带来的全部挑战。


但所有一切最终都是围绕着品质、品牌进行的角逐,在解决了资本的后顾之忧后,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三大平台还需要深耕细作,最终推动整个外卖O2O的消费升级,这也是对三大平台背后的三个男人巩振兵、张旭豪、王慧文的重度考验。



— END —




发表